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阴阳秘闻》阴阳秘闻录仐三 女王受 阴阳秘闻健气受

更新时间:2019-03-06 00:05:22

《阴阳秘闻》阴阳秘闻录仐三 女王受 阴阳秘闻健气受 连载中

《阴阳秘闻》

来源:酷匠网 作者:十三泉 分类:都市 主角:邢老六,邢六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十三泉原创小说《阴阳秘闻》,主角是邢老六,邢六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正午的太阳狠辣,但屋子里的温度好像瞬间下降了几十度,我只感觉背后凉飕飕的。如果师父前天晚上就走了,那昨天我是在跟谁说话?在这棺材铺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正午的太阳狠辣,但屋子里的温度好像瞬间下降了几十度,我只感觉背后凉飕飕的。

如果师父前天晚上就走了,那昨天我是在跟谁说话?

在这棺材铺里,我第一次感觉到无比的惊悚。

我咽了口唾沫,一道冷汗顺着脸颊流下来。

我看了看外面艳阳高照,然后立马翻过柜台,打开那台大屁股电脑。

店里面装有几个摄像头,这摄像头可不是一般店铺能装的起的。

师父装这个摄像头可不是为了防盗,一个棺材铺子没啥可偷的,师父是为了防止有人误闯入店铺,犯了忌讳而他又不知道而酿成大祸。

我打开监控,把时间调到昨天。

等我看到监控中我推开店门回到家的画面之后,我的整张脸都惨白无比,一颗心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,屋里静悄悄的,我甚至能听到胸腔里,我那颗满是恐惧的心脏跳动的声音。

画面中,我居然一个人自顾自地对着柜台说话,而柜台里,原本站着的师父,此时却消失不见了!

我居然在对着空气说话!!!那昨天我看到的那个人是谁?!

我的头皮不住地发麻!我感觉自己浑身都僵硬了!我根本不敢挪开视线,我怕一挪开视线就会看到一张惊悚的脸。

我眼睁睁地看着监控中,自己自顾自地对着空气说话,然后进屋去拿了东西。

我突然一个激灵,直接冲出外面,正午温暖的阳光铺洒在我身上,那不寒而栗的感觉暂时被驱散了一些。

师父说过,正午时分阳气最重,邪物是不会在这种时候出来作乱的。

我心里这样安慰自己,但实在是险!我竟然没有半分察觉,如果昨晚在那鬼车上,我没追下来,可能我就死了,紧接着可又招惹了那女鬼!一环接着一环。

我定了定神,师父不在,遇到这样的事情,我有些慌了神,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就好像要一个在迷雾中失去了方向的羔羊,四周随时隐藏着致命的威胁!

现在我还可以依靠谁?

对了!邢老六!我想起一个人,这人是师父的朋友,两人经常在一起下棋,邢老六在鬼街也开了一家店铺,卖寿衣。

我急匆匆跑去邢老六那儿,邢老六此时正坐在门口屋檐下闭目养神。

听到脚步声,便睁开一条眼缝看到我一脸慌张,便问,“哟,白小子,你家师父呢?”

我看到邢老六,顿时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,“邢六爷!你救救我!”

邢老六听了,顿时惊得从懒人椅上蹦了起来,“怎么回事?你说清楚。”

我把昨天到今天的事情给邢老六说了,就见邢老六的眉头越皱越深。

“那天项链在哪里?”

我连忙掏出昨晚在鬼车上拿到的项链。

邢老六痛心疾首地说道:“糊涂啊!!死人的东西是能随便拿的吗?!”

“我那时也不知道这是死人的东西啊!邢六爷您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啊!”

邢老六沉吟片刻,说道,“你等着。”

他说让我在大太阳底下等着,我拿着项链不知所措。

不一会他便拿了一个铜盆和一盏油灯出来,油灯已经点亮,铜盆里满是烧给死人的纸钱和纸做的衣服。

他把油灯递给我,然后说,“你跟我走,护好了油灯,千万不能灭!”

我听到他的话,连忙不迭接过油灯,小心翼翼地护住油灯,“去哪?”

“去你昨天下车的地方!”

邢老六把他那辆面包车开了出来。

我按照昨天的记忆,让邢老六在我下车的位置停下。

“大概就是在这儿了!”

邢老六皱眉问道:“大概?”

“昨晚天这么黑,我怎么记得啊?”我也是皱着眉头苦想,“……对了!我昨天在下车的地方上了三炷香,撒了一把纸钱。”

我和邢老六开着车沿路一直找,终于找到昨晚下车的地方。

邢老六下车后看着地上已经灭了的三炷香,眉头皱成了‘川’字。

我看到他这副神情,心里不免打鼓,便小心翼翼地问道:邢六爷……这是怎么了?”

地上的三炷香,两短一长……

邢老六指着地上的祭香说道:“你家开棺材铺的,你难道不知道?两短一长,恐有灾祸!”

“啊?!那怎么办?”我登时慌了。

“等吧!”邢老六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天色。

我和邢老六一直等到晚上。

我护着油灯的手臂酸痛无比,但我没敢放下,因为听邢老六的语气,这可关乎我的性命!

晚上气温有些低,油灯散发着微弱的热量,是黑暗中唯一的一点光明。

我冷得有些发颤,邢老六蹲在路边一声不吭地抽着烟。

天一黑下来,邢老六又不说话,我心里有些打鼓。

我有点战战兢兢地问道,“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?”

“现在什么时辰了?”

“快十点了。”我蹲着感觉腿有些麻。

“嗯,时辰到了。”邢老六从面包车上拿下来一些器物和一张小桌子。

紧接着他就在路边摆上一桌神台,那两只白烛透着一股诡异。

然后邢老六披上一件黄色的道袍,开始一边摇着惊魂铃和桃木剑,嘴里还唱和着什么,我捧着油灯在一旁不知所措。

邢老六唱念了一会突然一掐剑指捻住油灯的灯芯,然后朝地上的不锈钢盆一甩。

我震惊地看到地上盆子里的纸物冒起大火。

邢老六说道:“你把丧服穿上。”

我闻言连忙放下了油灯把早准备好的丧服穿上,头上戴着一顶白冠,这算是披麻戴孝了。

“跪下!”

我听了有些不乐意,可是邢老六满脸严肃地说道:“不想死你就照我说的做!”

我听他语气中的认真,不敢大意,只得跪下。

我跪在火盆边上,顿时震惊地发现,我竟然感觉不到火盆里的温度,不仅如此,反而有些阴冷!

我满脸错愕地看向邢老六,希望他能给我一个解释。

但邢老六此时却没有空管那么多,他抓了一把米,洒向天空,“把项链丢进去,对着火盆磕三个头!”

我听了连忙掏出那项链,火光照在项链上反射出明晃晃的光,刺着了我的眼。

我感觉有点诡异,不敢再多看,直接按邢老六说的把项链扔进火盆里。

那项链一接触到火,立即燃烧起来,跟那些纸质的衣物纸钱一样烧了起来!

我瞪大了双眼看得真切,是真的烧了起来!!

可,可我刚才确确实实摸着的是一条硬质的项链啊!

我不知所措地看向邢老六,却看到他也在看那项链。

纸总是烧的很烈也很快,不一会,一火盆的冥物都烧成了灰烬。

它们熄得十分干脆,一点儿烟都没冒,火星子都没留下。

等盆里的火没了,邢老六也不怕烫,抓住那火盆就把里面的灰烬扬了出去。

我傻愣地看着黑夜中随风飘零的纸灰。

“看什么看?走了。”

他说完时,我才惊醒过来,邢老六已经把神台摆上了车,我连忙追过去。

“六爷!我,我这是没事了吗?”

邢老六微微出了一口气,“东西,是给人家送回去了,我让你给人披麻戴孝算是尽足了诚意,但我还不敢说你没事了。”

我着急了,“什么意思?那怎么办?”

“先看看情况吧。”邢老六眉头已经松开,但我听他这话却怎么也不见丝毫轻松。

我心里有些着急,但邢老六不说,我也不敢多问。

邢老六开车把我带回去了以后,说让我回去看情况。

我看了眼黑漆漆的道路,心里有点怂。

“那个……邢六爷,我能不能在您这儿借宿一晚上?”

邢老六奇怪地看着我,我感觉脸有些烫,“我有点害怕……”

邢老六好一阵无语,然后他有些勉强地说道:“行,就住一晚。”

我心里高兴极了,也没顾着邢老六的语气,“好嘞,就一晚就一晚。”

邢老六平日里跟我师父关系挺好的,但此时我却不知道他为什么一脸不乐意的样子。

邢老六把铺子关了,然后领我上了楼,到了二楼,邢老六指着一间房间对我说,“你就住这儿,晚上不许随便出来!听到了没有?”

我心里犯嘀咕,听邢老六这语气有点像是防着贼一样防着我,让我有点不舒服。

但现在我算是寄人篱下,没敢有什么意见。

我推开门进去,很简单的一个房间,但很整洁。

一张床,一张桌,一个衣柜占了一个蛮大的房间,本来挺宽敞的一屋子,偏偏旁边还堆积了杂七杂八的东西,不过现在寄人篱下我也不好说啥。

这一天从早上到晚上好一阵折腾,可把我累坏了。

可我躺在床上就愣是睡不着,脑子里全是班车上的那一幕幕,一张张没有任何表情麻木的脸在我脑海里闪现,到现在我仍然记忆犹新。

尽管全身疲惫,但却一点睡意都没有,我看着窗外,黑漆漆的一片。

以往遇到这种类似情况,都有师父帮我处理,所以我这十几年也没有怎么样,这次的遭遇算是头一遭。

师父不在,我没了能依靠的人,只有一个有些变幻无常的邢老六。

我看黑漆漆的窗外看得出神,突然一张人脸出现在窗户外!

精彩评论:

貌若天仙的傻子女主(邢老六,邢六)vs阴鸷狠戾的皇帝男主(邢老六,邢六)。男主(邢老六,邢六)少年登基被太后和朝臣把控朝政,太后为了膈应男主(邢老六,邢六)选中了由钦天监卜算民间选秀出来的傻子女主(邢老六,邢六)。谁知道心机深沉的男主(邢老六,邢六)和幸运度max的女主(邢老六,邢六)天赐一对,干翻了太后和朝臣,女主(邢老六,邢六)后期慢慢心智清明起来。这篇文看点不在于代入女主(邢老六,邢六)的苏爽,而在于男主(邢老六,邢六)的亲政掌权和女主(邢老六,邢六)的养成感,或者说是他们一步步改变彼此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